高清881 高清903 am864 infomation
20.11.2019
  1. 新聲上載
  2. 聲音專欄
  3. 節目主持
  4. 節目表
  5. 網上直播
  6. 節目重溫
  7. Apps

點解送懷仔返大陸係不人道?

27.05.2015 17:00

「肖友懷事件」的來龍去脈,前因後果,相信大部分香港市民也大致清楚,不清楚的不妨略讀以下擇自維基百科之簡介:


「肖友懷事件是指在 2015 年 5 月 21 日發生於香港,引起社會高度關注的事件。一名年近 70 歲的周姓婦人聲稱其 12 歲的外孫肖友懷(暱稱「懷仔」)自三歲以「雙程證」來港後照顧,由於涉及違法逾期居留,所以期間未能替其辦理身份證明及居留權,亦未安排男童接受教育。婦人又聲稱近日因受到 15 歲無證少女跳樓身亡事件影響,擔心悲劇重演下與非法居港長達九年的無證男童,在律師及議員陪同下自首,警方遂以三項罪名將她拘捕,周婦希望當局能酌情向肖友懷批出居港權,而男童則成功獲當局發出臨時身份證明書(俗稱「行街紙」),短期內可在港逗留及接受教育。事件引起極大迴響及爭議,有輿論擔心若先例一開,不但破壞法治,更會令同類事件湧現,使香港的入境管制等制度崩潰。但亦有聲音認為今次屬個別事件,應以人道立場讓男童居港。」


一直全力「協助」懷仔的那名議員,正是出賣工人當食飯的陳氏婉嫻,她今次不出賣工人,轉行幫忙其實唔知有乜咁可憐的三非兒童,本來也是善德一件,對稍除工聯會臭名略有幫助,或者她自以為會有幫助,可惜此女就跟工聯會不少鄉土味濃郁的政客一般,與香港現實情況和港人想法完全脫節,才鬧出這次捉蟲入身體某處的笑話,唯一可幸的是雖然陳氏借此事奪取道德高地的鴻圖大計全盤失敗,卻不致連累工聯會名譽掃地,因為工聯會名譽早已掃地,差無可差,難以更差。

陳婉嫻最失敗的是錯誤理解此事的性質,以為懷仔被藏匿九年兼無書讀是人間悲劇,亦以為普遍內心善良的港人會同樣把此事視為人間悲劇,會對懷仔存有同情心,於是估計只要能對懷仔伸出援手,不論以何種方法幫他,都能贏得民心。其實港人的確頗有同情心,卻不是盲目同情任何看似悲情故事的那種同情心,而是同情值得同情的人和事那種同情心,這種同情心通常先經理性思考過濾,繼而釋出,十分百發百中,很少同情錯人。以往乞丐在香港收入不錯,如今卻難以維生,歸根究底正是港人明白今時今日在香港出現的行乞行為是怎麼回事所致,絕不會自以為施捨就是好事,就自我感覺良好一番,但此乃題外話。

陳婉嫻不明白的是,懷仔的個案根本不是甚麼人間慘劇,而是有人非法偷運兼匿藏人蛇案件,而她身為尊貴的立法會議員,就更應該維護法紀,伸張正義,協助警方將違法者繩之於法,而不是把重心放在如何協助違法居港的懷仔繼續留港,撥正反亂,散播錯誤訊息,讓人以為違法沒有不妥,值得同情。

懷仔到底有何值得同情之處?他一不是殘障兒童,二不是無錢開飯(這點很明顯),三不是特首個女,他與一般香港兒童之最大分別,就只是香港兒童努力讀書,而他則沒有讀書。沒有讀書與沒有書讀,是完全兩個不同概念,後者違反人道,前者純粹犯賤,懷仔是正牌中國公民,當初若非違法留港,就絕不會落得沒有讀書的下場,雖說他當時只有三歲,現在亦未成年,但九年前已不是留在大陸會餓死、落香港有金執的年代,他家人何以非得令他成為無證所以無書讀的兒童而不可?假如他父母雙亡,要由周婆婆擔當監護人,當初大可以循合法途徑正式提出申請,相信成功機會不低;假如他父母仍然健在,那又何必把兒子送到異地?如今兒子「慘」成眾矢之的,他們又躲在哪裡?到底沒同情心的冷血之徒是誰?

整件事最教人噴飯的,是少數堪稱大愛包容之徒,口口聲聲自稱愛國,說中國怎樣先進偉大,臭罵一般港人沒有如他們一般每天朝北方跪拜兼口吐「謝主隆恩」等咒語,但對於肖友懷事件,卻認定送懷仔返大陸等如不人道做法。敢問仍堅持讓懷仔留港是「人道」做法的陳婉嫻,你是否暗示你口中最愛的祖國其實是慘絕人寰的地獄鬼國,是人吃人的可怕地方,所以才覺得把懷仔送回去有違人道?

要弄清楚,現在懷仔不是那些從極權國家逃到歐美尋求政治庇護的受迫害人士,懷仔的祖國亦非處於戰爭狀態,到底有甚麼理由不把他即時遣返,而非要把他留在香港?人所共知,中國內地經濟發達,是人間天堂,又有愛國教育,學習環境顯然比香港優勝,若真的為懷仔學業及就業前途著想,我就覺得把他送回內地居住,才是真正人道,若他父母仍然健在,更可讓他一家團聚,何其美妙。又假如他父母已然不在或已失蹤,周婆婆要陪他在內地生活,根本全無難度可言--從來只有落後地區人民難以移民至先進國家,卻很少有先進國家人民難以移民至落後地區的道理。

我自然明白懷仔已在港生活多年,或難以適應內地生活,但只要你無意暗示大陸是人間地獄,只要你同意中國也是足夠文明的國家,要一個其實從未與香港社會接軌的少年適應內地的學習環境和生活習慣,又有何難?港人也常有子女獨自到海外留學,甚至舉家移民外國,這與懷仔回大陸生活的情況類似,其實有何淒慘之處?為甚麼你們非要說得回內地生活是地球史上最悲慘的事一般?其實,舉凡是非法居留,就自然已在當地居住了一段時間,而沒居住過的,就自然不可能是非法居留。那假如部分「大愛人士」的理據成立,亦即只要某非法居留者在某地居住了一段時間,便應該賦予他居留權,那便等同說我們應賦予所有非法居留者居留權,因為我再說一次,只要是「非法居留人士」,便一定在當地居住了一段時間。你可能會說,懷仔在港生活了九年(其實我很懷疑),所以情況特殊,應酌情處理,但我會反問,酌情的標準界線如何定?是否要立例說明在港非法居留七年或以上的,便可成為香港人,否則便即捕即解?這是否公平?就算七年是合理界線,這會否鼓勵更多人嘗試在港非法居留七年,因為明知道七年後百分百可取得居留權?

本土派表達訴求的方式通常激進,亦頗不獲部分保守港人認同,但今次他們作出一系列我也覺得有點過火的抗議行為後,仍罕見地廣受一般港人支持,正是因為大家認同他們對此事的看法。這不是有沒有同情心的問題,而是原則問題,是法理問題,是害怕一開先例便後患無窮的問題,要談人道,不如先研究不停說要「保護兒童」的某位女議員何以當初要高調讓懷仔以真面目示人吧。

(圖片由作者提供,文章不反映本台立場。)


曼谷發紅警 天津呢?

假面超人

驊哥,一路好走!

劉鳴煒到底講咗乜?

接近神的男人

不愛 7up 的白毛女

字裡維新 | 星級推介
 
字裡維新
 

關於商台 服務條款 私隱政策 廣告服務 使用條款 (商台節目重溫)
聯絡我們 FAQ 版權 加入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