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881 高清903 am864 infomation
16.12.2019
  1. 新聲上載
  2. 聲音專欄
  3. 節目主持
  4. 節目表
  5. 網上直播
  6. 節目重溫
  7. Apps
 
 
 
 
陳聰:論 建制希望掩著雙眼劃上句號 
28.12.2018        
     

張達明:「基本法鄭若驊是否定了過往律政司的做法,偏離了普通法一個理念,就是公義須彰顯於人前。」

鄭若驊稱只有案件涉及律政司同事,才會外判法律意見。明顯,這個說法跟「一貫政策」不同,需要認真跟進,不過,可惜的是,坊間有些人簡單地將事件定性為「太政治化」,故意迴避問題,實非對香港有利。

例如,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說:「什麼叫足夠(解釋)?你說給那些人聽,他們不接受,你說什麼他們都不會接受,在挑骨頭。」 首先,「說什麼人們都不會接受」是否代表不需要解釋?清楚解釋政策是司長的責任呀!再者,鄭若驊越解越不清楚,這位前司長卻認為不需要再解釋,因為人們在「挑骨頭」,這完全是本末倒置。

又例如,李慧琼認為,UGL案件「證據不足已很清楚」,對於應否外聘法律意見,每個個案都有不同情况,現時律政司已作獨立判斷,事件應告一段落。

首先,「證據不足已很清楚」,請問有關「證據」是甚麼?又或律政司的決定理據是甚麼?其實律政司並沒有交代清楚,政黨卻政治行先,為了讓「事件應告一段落」,就掩著雙眼扮很清楚!再者,對於應否外聘法律意見,當然每個個案都有不同情况,而律政司亦已作獨立判斷,但那個判斷有違「一貫政策」,政黨又視而不見,又掩著雙眼去劃上句號。

再例如,《星島》今天的「架勢堂」文章,多次強調,如果每次敏感案件都要尋求獨立法律意見,為何不定指引,倒不如訂定明文制度,何必讓律政司司長決定?

究竟,《星島》是幫忙,還是幫倒忙?文章裡所指的指引或明文制度,其實早已有之,律政司上年更向立法會提交了需要向外尋求獨立法律意見的6個情況,其中一個就是以免予人有偏袒的觀感。請問,那6個情況算不算明文制度?

如果,當局認為林卓廷、民主黨、《蘋果》日日搞破壞,那麼,李慧琼、民建聯、《星島》又是否幫忙?還是幫倒忙? 當政府出現問題,護航人士就簡單地以「太政治化」多迴避核心問題,又是否香港之福?


(內容只反映主持人及個別參與人士的個人意見)
 
 
陳聰:論 公眾溝通的工具…
16.12.2019
陳聰:論 專家小組快閃
12.12.2019
陳聰:論 政治贖罪
11.12.2019
陳聰:論 一萬發橡膠彈是…
10.12.2019
陳聰:論 果斷在哪裡
09.12.2019
陳聰:論 獨立檢討四件事…
06.12.2019
左右大局‧陳聰
已經有0位網友作出回應

 
姓名: 陳聰
真名/別名: 四圍幫
生日: 與球王比利同月同日生
星座: 天秤上的天蝎
 

DJ:
欄目:
     



關於商台 服務條款 私隱政策 廣告服務 使用條款 (商台節目重溫)
聯絡我們 FAQ 版權 加入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