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881 高清903 am864 infomation
17.10.2019
  1. 新聲上載
  2. 聲音專欄
  3. 節目主持
  4. 節目表
  5. 網上直播
  6. 節目重溫
  7. Apps
 
 
 
 
陳聰:論 日頭上街是民意 晚上衝擊是民憤 
10.06.2019        
     

盧偉聰:「在無任何理由之下衝擊立法會…根本不是言論自由、不是表達意見。」

一哥盧偉聰說,在無任何理由之下衝擊立法會…根本不是言論自由。那麼,他們是甚麼?我說,日頭上街的是民意,晚上衝擊的是民憤。

你說為甚麼要衝?可能真的是所謂「無任何理由」,但你只要看看政府回應遊行的新聞稿,可能,你也會火上心頭。

新聞稿第一段稱:「今日的遊行正正是香港市民在《基本法》和《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所賦予的權利範圍內行使言論自由的一個例子。」

不過,當大型和平遊行之後,只得到當局一句「六月十二日恢復二讀辯論」的話,這又是否一個「市民行使言論自由」,但「政府當你發嗡風」的例子?

新聞稿再稱:「一如以往,警察在此公眾活動舉行之前和期間提供了所需的協助」。 請問,人群洶湧之下,堅持要市民進入維園,逼爆之後又遲遲不開通六條行車線,這算是怎麼樣的「提供協助」?

新聞稿又稱:「根據過去數星期的經驗,相關官員的親身解說有助消除這些誤解」。

不過,我們看到的只是,當局二月提出議題,解說之後,三月第一次遊行1.2萬人參加。然後,當局再解說,四月第二次遊行13萬人參加,差不多10倍!然後,當局又解說,六月九日第三次遊行103萬人參加,又是差不多10倍!請問,為何經當局每花一個月解說,遊行人數就10倍上升?究竟,這是消除誤解,還是增添不解?

我最想不通的是,有人說,如果因為多人遊行就撤回修例,如何管治?我說,如果多人遊行,甚至達到100萬人遊行,政府都無動於衷的話,你又如何管治下去?難道,順應民意就難以管治,堅持逆民意而行才是有效管治?

100萬人上街,換來一句「六月十二日恢復二讀辯論」,就是民意變民憤的原因。


(內容只反映主持人及個別參與人士的個人意見)
 
 
陳聰:論 錯失最佳時機 「…
16.10.2019
陳聰:論 DQ香港一整代人…
15.10.2019
陶傑:離奇死亡
14.10.2019
陳聰:論 警方只會澄清指…
11.10.2019
陳聰:論 如果保安是阻差…
10.10.2019
陳聰:論 禁蒙面法不能立…
09.10.2019
左右大局‧陳聰
已經有0位網友作出回應

 
姓名: 陳聰
真名/別名: 四圍幫
生日: 與球王比利同月同日生
星座: 天秤上的天蝎
 

DJ:
欄目:
     



關於商台 服務條款 私隱政策 廣告服務 使用條款 (商台節目重溫)
聯絡我們 FAQ 版權 加入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