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881 高清903 am864 infomation
18.10.2019
  1. 新聲上載
  2. 聲音專欄
  3. 節目主持
  4. 節目表
  5. 網上直播
  6. 節目重溫
  7. Apps
 
 
 
 
黃潔慧:國務院攤牌白皮書 
11.06.2014        
     

今早原本想談談吳光正那句:「香港係五十年不變,仲有 34 年,好自為之」,怎料才一天,香港的命運,已由「好自為之」,直接跳到中央有權對特區全面管治、高度自治是受中央監督,令人心寒。

國務院昨天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有朋友道,好多都是舊說法,只是總結一次而已。沒錯,可能好多內容已曾在不同場合斷斷續續地講過,但國務院要將所有說法,精編整理成一份白皮書,那就斷不是普通的立場重申,而是一部有機的治港文件。尤其是,留意前言最後一段,國務院形容一國兩制是「需要在實踐中不斷探索、開拓前進」,現在,白皮書的回顧已寫好,代表著中央對一國兩制的成效,已完成階段檢討,下一階段的一國兩制還有多大空間?白皮書就是答案。

那就大件事了。白皮書第二章表明,香港的高度自治權,「中央具有監督權力」。從梁振英尚是行會成員時,至前天吳光正罕有論政,都說過,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這是中央一貫口徑,可是,國務院在白皮書中,把高度自治剝得更徹底,明言道「高度自治權的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享有多少權力」。換言之,中央要收緊高度自治、甚至收回高度自治,豈非隨時可行、理所當然?

中央認為的確是理所當然的,因為白皮書道:「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全面管治權是啥意思,不明白嗎?文件有詳盡解釋:

「全國人大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設立,制定香港基本法以外規定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並擁有基本法的修改權。全國人大常委會擁有香港基本法的解釋權,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和立法會產生辦法修改的決定權,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的監督權,對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的決定權,以及向香港特別行政區作出新授權的權力。」

簡單一句,不就是行政立法司法,都是人大的權。可能怕香港人未夠清楚明白,白皮書後段起碼兩次重申全國人大的權力有多大。並不奇怪。打從政改戰一開始,中央就以法律作包裝;今次這份白皮書,除卻歌頌中央對香港恩典多大外,餘下的段落,都幾乎是重申憲法和基本法如何保障中央有權不授予香港有高度自治。

中央與香港講法治,從來是不同層次。香港講法治,是法理基礎先行,並不是為服務政治權力。可是,翻完這份白皮書,不禁令我想起包致金一句話:陰霾籠罩香港法治。

在白皮書第二章、以「堅持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治港」為標題的一節中,國務院把「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與政府高官、行會立會成員等一樣,歸類作「治港者」,然後,白皮書道:「愛國是對治港者主體的基本政治要求」,而且要「肩負正確理解和貫徹執行香港基本法的重任,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職責」。當中央要把法院和法官都收編為「治港者」,要愛國,更要與發展利益等政治任務掛勾,令人擔心,一國要破壞兩制司法獨立的一天,還會遠嗎?

難怪有人說,新基本法已經頒定。國務院這份白皮書,針對政改和佔中的意圖非常明顯,毋須多討論,但亦可能並不止於政改和佔中,而是中央在完成檢討十多年來推行一國兩制的效果後,公布的一份「攤牌白皮書」,何止警告,而是知會香港人,毋須多等好自為之的 34 年,高度自治已可隨時成為泡影。


(本聲音專欄只反映主持人及個別參與人士的個人意見。)

 
 
黃潔慧:放下情緒、總結經…
08.09.2014
黃潔慧:我心中升起一股悲…
01.09.2014
黃潔慧:點解係進步
29.08.2014
黃潔慧:冧樹殺人不能算意…
26.08.2014
黃潔慧:這種盡力救狗法
25.08.2014
黃潔慧:撞死狗事件
22.08.2014
左右大局‧黃潔慧
已經有0位網友作出回應

 
姓名: 黃潔慧
真名/別名: 潔慧、MZ WONG
生日: 與曾鈺成和王力宏同一日
星座: 金牛三
 

DJ:
欄目:
     



關於商台 服務條款 私隱政策 廣告服務 使用條款 (商台節目重溫)
聯絡我們 FAQ 版權 加入我們